eos和fil哪個幣更有前景(最新微信炒幣群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-10-07 18:18 礦機資訊 haoxyz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,又一個被稱作區塊鏈3.0的項目,出現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個被稱為區塊鏈 3.0 的還是 EOS。2018 年,EOS是當之無愧的明星項目,其二級市場市值一度沖到 50億美元,位列加密貨幣市值排行第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EOS 逐漸掉隊,而 IPFS 尚待檢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Filecoin代幣的巨額募資背景下,整個項目市值估值已經高達 300 億美元。幣圈大腕寶二爺郭洪才和神魚都表示,IPFS是下一個以太坊級別的投資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IPFS 今年主網上線,百倍幣就靠FIL了!“ 寶二爺又在微博兜售著自己的“信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資本、礦機廠商、投資者......還未上線,一條完整、嚴密的產業鏈已應運而生,生生將300 億美元市值吹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00億美金市值背后,是誰在炒作 Filecoin?誰在組織 Filecoin?又是誰在渴望 Filecoin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跳票多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PFS 中文名為星際文件系統,由美國人 Juan Benet 在 2014 年 5 月份發起,旨在顛覆HTTP協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應用層面看,其核心主打云存儲服務,早在 2015年 5 月就已經上線運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 Filecoin 是星際文件系統 IPFS的激勵層,被市場寄予了厚望和期待,主網還未上線,就已被“預售”、“預挖”、“雙挖”等噱頭炒作了一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 年 9 月,Filecoin以 5 美元的價格進行公募,僅 30 分鐘便籌集了 2.57 億美元,是當時募資金額最高的區塊鏈項目,投資者包括 Y Combinator、紅杉資本等多家明星資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,在其測試網、主網遭遇接連跳票后,IPFS終于在 5 月 19 日宣布了Filecoin主網的上線時間:7 月 20 日至 8 月 20 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迎接即將上線的主網,各類Filecoin礦機廠商/礦池、資本都已經摩拳擦掌,開始演習競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ilecoin的投資方向主要在買入代幣FIL和挖礦兩個方向。FIL早期主要由挖礦產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比特幣PoW(工作量證明)挖礦不同,Filecoin是有效存儲證明。所以Filecoin礦機并不是硬盤越大算力越大,而是存儲的數據越多算力越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Ilecoin 被越吹越高,所有的目的都是為了所謂的“頭礦”或者“頭頭礦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挖過比特幣都知道頭礦紅利?!?/b>胡玥介紹,比特幣早期礦工用電腦挖出動輒上千個比特幣,現在折合時價近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IL總量 20 億枚,其中礦工挖礦比例為 70%,每 6 年減半,且線性每個月階梯遞減,前 6 年產出7 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是下一個以太坊級別的投資機會?!皫湃Υ笸髮毝敽蜕耵~紛紛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太坊開盤價格 2.77 美元(2015 年 8 月 8 日),后期來到最高價格 1506 美元(2018年 1 月 14 日),翻了 543 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 Filecoin 能創造這個奇跡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瘋狂的礦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現在銷售有兩種產品,一種是算力 10T 價格19800元,使用權兩年,另外一種是整機 22T 永久產權價格43800?!敖衲?6 月上旬,某頭部 Filecoin 礦機廠商胡鑰告訴筆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可以接受 2 個億的訂單?!?/b>胡玥稱,馬上即將上線的 192T礦機,價格將在 25萬人民幣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半個月后,胡玥口中的這款 192T礦機價格已經來到 382080元,還未發貨就已經漲了 52.8 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胡玥提到的產品則是 Filecoin 礦機,被稱為區塊鏈2020年的造富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Filecoin光賣礦機都賣了110億美金?!?/b>寶二爺說出這個駭人的數字,但無人求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 BlockVC的數據,國內 Filecoin礦機銷售商至少達到 200~300 家,頭部數家廠商的銷售額甚至超過了 10 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最開始的礦機成本就幾千塊錢一臺,后來一兩萬一臺,現在的礦機成本就是 10 萬左右一臺的成本價了?!?/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ilecoin礦機并無供應難度,由 CPU、主板、內存、硬盤、顯卡等零件組成,所有配件都可在市場上購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ilecoin概念如火如荼,相關配件價格也隨之水漲船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主板價漲了2-2.6倍。顯卡漲了32%;內存漲了56%;CPU漲了20-30%?!?/b>胡玥透露,今年以來,疫情原因全球硬件緊張,硬件廠商們坐地起價?!艾F在訂硬件得 9 月份才能交貨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倒逼 Filecoin礦機商漲價,一家礦機廠商在一個月漲了兩次價,1 T漲到了 3580 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邊,IPFS 礦工李雯星告訴深潮TechFlow,10萬一臺的機器,猴年馬月才能回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測試網挖礦的礦商預測,Filecoin礦機每T算力每天產出約 0.3枚 FIL,按照 7 月 3 日的FIL 112 元均價算,每 T 算力每天收益約為 33.6 元,購買胡玥口中的使用權兩年的 10T機器,約兩個月能回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個月回本,對比絕大多數比特幣礦機和顯卡礦機,IPFS礦機充滿了致命的誘惑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事實上,其中存在 3 處不確定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,Filecoin 主網上線之后,全網算力一定會飆升,挖礦效率將降低。據悉,這次測試一些頭部礦機廠商和礦池并未參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是礦場配置,如果自建礦場,需要建設、運維、電費等費用,一個 1萬千瓦時的礦場建設費用為 300萬元左右,如果交給礦場/礦池托管,則要由對方收取 30%的服務費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是幣價的不確定性。當前期貨價格中飽含預期,至于開盤后價格如何走向,也是撲朔迷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雯星的預測是“目前參加Filecoin挖礦的散戶一定會虧”,此外,動輒十萬的礦機價格也能勸退一波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些大礦機廠商和礦池付出了不少研發成本和技術服務費用,為了提前回本,采用了時下流行的云算力模式?!袄铞┬欠Q,云算力就是把風險從礦機廠商轉移到投資者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ilecoin挖礦設備經歷數次迭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Filecoin代碼開源,將計算提到和存儲同等地位,導致之前眾多礦機被宣告淘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底,Filecoin官方又宣布,挖礦需要GPU,并把硬件標準一路提高到 128 GiB內存,多核心CPU以及一塊由NVIDIA的 2080Ti顯卡,礦機只得再次迭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雯星透露,西安靈動此前花了很大成本,研發出刀片式硬盤,后來由于官方修改參數,只能放棄。這導致很大浪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所有浪費都要分攤到Filecoin礦機的投資者上?!袄铞┬欠Q,“這些礦機廠商還有背后的資本,都等著上線來收回成本?!?/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搶頭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眼望去,FIL幣未發,除了礦機先行,云算力和期貨幣緊隨其后,一條百億產業鏈已然形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色算力云、火星云礦、蜂交所、虎符、BKEX、HomiEx、HyperPay、云管算力…… IPFS云算力銷售平臺如雨后春筍,拔地而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雯星透露,深圳一些原本是做傳銷的項目,轉型做Filecoin 云算力平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口號統一:搶頭礦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謂云算力,就是礦場將機器算力和人工成本,電費等打包出售給用戶,將挖出來的幣結算給用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實體礦機相比,IPFS 云算力模式不需要你購買一整臺礦機,而是根據算力容量大小來進行銷售,所以投資門檻更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同于ASIC挖礦,由于Filecoin挖礦馬太效應明顯。測試網數據顯示,前 5 名礦池的產幣效率是 6~10 名礦池的 4 倍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Filecoin的規則下,頭部礦池掌控絕對主動權,中小散戶必須依附其上,最主要的投資方式就是買它們的云算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對于Filecoin云算力平臺而言,規模就是效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業內人士告訴深潮TechFlow,云算力投資方式簡單,坑卻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大的風險在于,有的云算力平臺沒有真實的礦機和算力,本質上就是在集資詐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雯星說,如果這些平臺上線之后無法交出設備和幣,可能會引發刑事案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使是靠譜的平臺,同樣需要考慮三思而后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算力雖然便捷、方便,但里面包含了較高的溢價。萊特幣礦池創始人江卓爾曾表示,“云算力基本要比礦機價格貴 30%~80%?!?/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市面上一款云算力產品,銷售寥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次,買算力能否回本,取決于兩點,能否一直收到幣;FIL上線后的價格能否持續大漲。如果FIL上線表現不佳,那么回本可能遙遙無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本質上就是一場豪賭,賭FIL會成為下一個百倍幣,下一個 BTC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對于銷售云算力的人員來說,這并不是大問題,他們做的是一手交錢,一手交貨的買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些云算力平臺在Filecoin主網上線之前已經把成本都收回來了?!?/b>李雯星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云算力銷售人員告訴深潮TechFlow,他賣出一份云算力,提成比例約在20%左右,直接給USDT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Filcoin的產業鏈中,除了礦機廠商和礦池,另一大巨頭莫過于交易所,他們既銷售云算力,同時也上線Filecoin期貨幣,提前刺激市場情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統計,Gate、BiKi、LBank等38家交易所上線了FIL期貨,但這一行為并不被官方所認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Filecoin的Slack討論組,某礦工曾咨詢IFilecoin官方:在中國市場上,有很多公司在銷售Filecoin代幣,是真的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官方人員明確回復稱,假的,在主網上線之前不能買賣Filecoin,并強烈建議投資者遠離任何聲稱購買、出售或交易Filecoin或IPFS SAFTS,代幣或衍生品的交易所或實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目前交易所中上線的內盤期貨本質上就是一個空氣或者說承諾,需要FIL上線后再去購買和兌付,但也有知情人士告訴深潮TechFlow,Gate、LBank有參與FIL的ICO,幣的最終源頭是Coinlist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墻外開花墻內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PFS牌桌之上,充斥著國內各類幣圈大佬。他們手握著籌碼,來來往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被冠以“莊家“之名的節點資本創始人杜均在微信群里透露:“我們投了近500萬美元在IPFS,現在團隊每天都是緊繃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叱咤于ICO白皮書和站臺現場的寶二爺郭洪才則有云:百倍幣就靠FIL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甚至下了判斷:如果Filecoin代幣暴漲,并帶動ETH、BTC價格上揚,那么它將表現出更強勁的上行趨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同于寶二爺兜售著名聲來喊單和拉盤,火星財經創始人王峰用實際行動來參與IPFS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峰旗下的共識實驗室除了投資星際比特礦機公司外,還推出Filecoin算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分布式資本也是Filecoin的早期投資人,同時還投資了IPFS礦池1475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資本,特別是幣圈資本,投資一個項目的邏輯往往就是增長,至于寶二爺口中的百倍幣增長,誰來為其買單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PFS的熱鬧屬于國內,海外則一片冷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僅看Filecoin創始人 Juan Benet的Twitter,僅兩萬六千人關注,對比之下,波場創始人孫宇晨的推特有兩百萬關注,幣安創始人趙長鵬有57萬人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Google趨勢顯示,在過去的三個月全球范圍內,“IPFS”和“Filecoin”的關鍵詞搜索并未有太大增長,相較于BTC、ETH等主流加密貨幣的熱度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關鍵詞搜索熱度區域劃分,中國一騎絕塵,成為IPFS關鍵詞最大的搜索來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不禁讓人想起了另外一個在中國大火的海外項目——EOS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墻外開花墻內香,Sino Global Capital CEO Matthew Graham 向深潮TechFlow 剖析了可能的原因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協議實驗室在乎中國市場;挖礦世界的權力中心在中國,在國外,礦工被分成了不同的零散社區,缺乏中國礦工社區的規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次,Filecoin的投資者渴望復制ICO曾經的奇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IPFS在國內的火熱,Matthew提醒投資者應該格外謹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好的投資往往是 "最安靜 "的投資,Filecoin已經是一個備受關注的項目,期望值可能已經大大偏離了現實,鑒于項目的受歡迎程度,必然會有騙子出沒,掠奪財富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Matthew認為,盡管挖礦有利可圖,但IPFS協議不一定能在中國應用落地,并存在法律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中國的互聯網安全法律比其他大多數國家更嚴格,可能將一個不可改變的、開放的文件共享協議視為對國家的安全威脅?!?/b>Matthew透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只賺頭三個月的錢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PFS以及Filecoin的未來前景如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兜售礦機,云算力的人嘴邊,你聽到的永遠是“IPFS是下一代互聯網,Filcoin是下一個比特幣,下一個百倍幣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利益鏈條之外,不乏有行業人士在潑冷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不是特別看好IPFS或者說存儲類區塊鏈項目的發展,去中心化存儲是一個偽需求。去中心化存儲大幅提升了成本,并降低了效率,而存儲對成本和效率都是極度敏感的。區塊鏈本質上是一個容量和效率都很低,成本很高的數據庫系統,只適合存儲一些賬本類數據,不適合什么東西都放鏈上。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BTC和CoinEx創始人楊海坡將 IPFS 與 EOS 進行類比,認為EOS就是一個失敗的案例,但他也表示,接下來CoinEX還是會上線 FIL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 EOS試圖打造一個企業級的公鏈,結果被垃圾數據塞滿,越來越少人運行的其節點,提供EOS數據和和錢包的服務越來越少,最終會被壓垮?!?/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萊比特礦池創始人江卓爾則給出了自己更為“簡單粗暴”的判斷標準:“試試IPFS能不能存小電影,不能存的話,就不要鳥(理)它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 年中,李雯星接觸到Filecoin,“最開始號召人人可以挖礦,家用閑置寬帶可以挖礦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但現在由于幾次迭代,變成集群挖礦,沒有專業人員,普通人根本參與不了?!崩铞┬歉杏XFilecoin還比不上之前投資的玩客云,“玩客云 400元一臺,200元轉手賣掉,而Filecoin動不動就幾萬十萬的投入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lockVC的創始人徐英凱也表示:“玩客云的經濟模型如此自洽歷史罕見,Filecoin的經濟模型之差也是歷史罕見?!?/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“IPFS能不能成”尚屬于真理之辯,那么不少IPFS概念兜售者早已跳出是非標準,建立了另外一套判斷邏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IPFS再牛X,賺不到錢,又和我有什么關系?只要能讓我賺了錢,最后哪怕被證明是一個偽需求,我也高興?!?/b>潘鋒并不是區塊鏈從業者,對比特幣和區塊鏈沒有信仰,單純把IPFS當作是一次“賺錢機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對 FIL 正式上線后的價格充滿信心,認為FIL的經濟模型,自帶“資金盤模式”,初期價格大漲不是難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同于挖比特幣只需要有礦機,IPFS增加了質押這個環節,后續礦工挖礦需要質押FIL,存儲量越大需要支付的越多,如果違反規則,質押的幣還可能會被全部或部分沒收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開盤的時候,流通盤小,礦工有質押買幣的需求,價格會被拉升,價格一高,挖礦買幣的需求就越高,直到一個泡沫臨界點?!?/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潘鋒還堅信有一股神秘力量會支撐FIL幣價——IPFS 礦機騙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2017 年以后,市場上至少已經賣出去上百億的IPFS礦機,其中大多數都是假的,那些賣礦機的要么跑路被維權,要么先買點幣應付一下買礦機的投資者,至少在短期,他們會來接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于這樣的邏輯,潘鋒果斷all in IPFS,買幣,賣云算力,賣礦機……但凡有盈利空間,他都想插一腳,“我只賺頭三個月的錢”,潘鋒并不打算在IPFS領域長期作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或許也代表了大多數投資者的心態,“IPFS是什么?IPFS未來如何?”他們根本不在乎,“賺錢與否”成為唯一的判斷標準,存量博弈下,難免是一場大逃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同當年的EOS,有人滿載而歸,財富自由,有人高位套牢,講述著EOS曾經160元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天下熙熙,皆為利來;天下攘攘,皆為利往?!?/b>一位轉型Filecoin挖礦的比特幣礦工表示,等到這個月 20 號看到測試網排名,預備大干一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凡人間事,概是如此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尊重受訪者意見,文中胡月、李雯星、李曉、潘鋒為化名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